设置

关灯

19.一对惊奇(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biqugexx.net请收藏

    第19章

    吴敬苍呆滞在原地,那种呆滞,好像不是仅仅噎得说不出话那么简单,更像是触动了什么开关,打击得再也无法思考了一般。

    看到吴敬苍这模样,陆老夫人也不由哑然失笑:“阿岳,这位……吴先生,你看着处置吧。你们几人,吩咐下人将东西归置归置,这几日便在驿馆中好生安歇吧。”

    陆老夫人也自思忖,若不是她先前想去道观做场法事,也不致生出这许多乱子,还亏得阿岳见机得快,便由她处置,不论是送官还是私下了结,陆老夫人都最放心不过,到益州前,最好不要再横生枝节……

    苗氏等人应了,自去将财物车马重新收拢归罢,陆老夫人疲惫地下去休憩不提。

    而岳欣然看着这位呆呆出神的吴先生,只朝阿郑笑了笑:“走吧,带吴先生去见见他那位朋友。”

    吴敬苍有些茫然,待跟着他们到了另一个屋子,见到被捆成个角粽模样的道观观主,登时瞪大了眼睛,部曲们将将把对方松绑,吴敬苍便“嗷”地一声,提起拳头冲了过去:

    “大衍!老东西!老夫就知你最靠不住,定是你故意走漏消息!”

    “呸!分明是你!行踪败露,连累了我!”

    然后陆府的部曲便目瞪口呆看着,这俩老家伙在地上滚作一团,你扯我胡须,我揍你肚子,真的打了起来!

    一个青了一只眼眶,一个淌着两管鼻血,兀自不肯罢休地骂着:“你若要跑谁拦得住?!分明是你故意出卖老夫!”“蠢货!你累我至此居然还有脸说!”

    岳欣然扶额,便在这时,便见吴敬苍不知怎么撕扯,竟扯下一大团头发来,便是吴敬苍自己都唬了好大一跳,他一怔,大衍便是狠狠一拳,吴敬苍痛得松了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大衍才将那团头发抓在手中,狼狈地爬了起来,顶着一颗锃亮的光头。

    陆府的部曲们已经木了,这他娘的什么玩意儿!和尚还是道士???啥时候道释两家可以兼修了???

    阿郑木然地想到:他搜了半天,自以为全无遗漏,竟没想到,这观主连头发都是假的!这么大一个机关!怕是连六夫人都没想到吧……

    岳欣然确实没想到:……

    吴敬苍艰难地爬起来,听闻益州盛产竹熊……这还没到益州,他们已经见到了,顶着一对黑眼圈,好大一只!

    俯视着吴敬苍,这位不知道该称呼为大衍真人还是大衍大师的,却语气冷冽地道:“闹够了吧!十年赌约,吴敬苍,你到今日还不肯认输!承认吧,‘均富济贫’根本是办不到的事!”

    十年赌约一朝认输,吴敬苍怎么可能!

    他激动地道:“此次分明是你又故意陷害老夫!若非是你,我们已然将财物弄到手,东西出手再分发下去便成了!怎么办不到!老夫哪里输了!”

    大衍却认真地道:“这陆家连个男人都没了,分明是个最软的柿子,你连他们都对付不了,更何况其他?这叫办得到?”

    吴敬苍的愤怒中却还夹着别样的挫败:“哪里对付不了?!若非你告诉他们接头的地点,我们怎么可能被抓?!”

    大衍冷笑:“在道观时,这小娘一听驿馆出事立时便知我有问题!还不是你们行事不密!”

    吴敬苍眼中怒火直要燃起来般:“你那一身儿的玩意儿!你要跑他们还能拦得住!你是如何被抓的?哼,说不出话了吧!竟还不肯承认你是故意的!”

    大衍简直恨得牙痒痒:“我敢以三清起誓,我没有!”

    吴敬苍气极反笑:“你连头发都剃了,还向三清起誓个屁!老夫如此好糊弄么?!”

    大衍怒极:“三清与佛祖在上,我没泄露接头地点!你敢向孔圣人发誓吗?!”

    吴敬苍被

注意:本章有分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点击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