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报仇的奥义(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biqugexx.net请收藏

    第11章

    陆幼安自尽于廷尉署的消息,对梁氏的打击之剧,恐怕更在沈氏陈氏之上,她本就性情柔弱天真,受此一激,昏厥不说,更有汩汩鲜血渗透长裙……竟是立时发动起来了。

    苗氏急急遣下人去接早定下的稳婆。此乃梁氏头胎,且遇到这样的打击,胎儿不过八月,怕是情形凶险,国公夫人也顾不得此时国公府形势不好,命人取了自己的帖子往太医院。

    太医倒是立时来了,是个姓向的太医,稳婆却迟迟不至。

    梁氏屋外,国公夫人与其余诸人一并守着,只听得里面梁氏的模糊呻.吟,她分明痛楚绝望到了极致,却连发出痛哭的力气都失去了。

    向太医来回禀,情形确是十分不好,他开了张辅助生产、提升气力的方子,先令煎服了看,若是能借着药力当夜将孩子产下,那还有一线生机,若是不能……唉,向太医只说了六个字:尽人事,听天命吧。

    天渐阴沉,乌云压压,晦暗难见五指,下人掌了灯来,也依旧昏沉难以看清彼此的面色,血水一盆盆地端出,梁氏的呻.吟渐弱至无,孩子也没能生下来。

    稳婆直至此时才姗姗来迟,稳婆只道五民尚书家中亦有人要生产,她乃是魏京有名的好手,权贵争相约请,哪知梁氏会提前这么前发动,偏巧与尚书府撞到了一处呢?

    稳婆进去看罢,也面现迟疑:“五夫人发动这般久了,已经没了气力,孩子确是极难出来,怕是不好……”

    梁氏那条被鲜血浸透的长裙猛然在脑海中闪现,沈氏再难支撑,跪倒在地,凄厉嚎道:“天爷啊!千错万错,俱是我的错!是我不听六弟妹的劝!是我偏要五弟去打探消息!便也天谴,也合该落在我的身上!天爷啊!你放过五弟妹吧!求你放过她吧!”

    轰隆雷霆之中,沈氏声嘶力竭地大声呼号,婢女婆子忙拥上去将她扶起,陈氏却忽地诡异一笑:“哈,天爷!天爷?哈哈哈哈哈哈,真有天爷?!夫君呢!你为什么要带走我的夫君!”

    雷霆电光中,那张似笑似哭的面容那样可怖,苗氏忙请向太医开个安神方子灌了下去,陈氏才渐渐安静下来,扶到一旁的房中休息去了。

    一番吵嚷混乱中,岳欣然却只抓住那抽身想走的稳婆,将人拽到国公夫人面前:“方才,您可是有话未曾说完?”

    稳婆面上迟疑之色更甚。

    岳欣然道:“国公府的老夫人在此,如今五夫人这般凶险情形,还请您将可行的法子如实相告,不论最后成与不与,阖府上下只有感激,绝无怪怨的。”

    这时代做女人当真太难太凶险,方才那些血水看得岳欣然都不由心悸,一个人的血液才多少升?方才这稳婆分明有话咽了回去,这年头稳婆就是助产士,见过那么多,必然是有些门道的,至少要请她说出来。

    见国公夫人点头,稳婆才吁了口气道:“我方才看了,孩子已经下来了一半,却是卡在最窄之处,五夫人没了气力,若能小小划个口子,打开一些,孩子或许能下来……只是,五夫人情形确是凶险,身子这般弱,若稍有差池,便是再难挽回……”

    可至少还有争上一争的机会啊!见国公府众人面现希翼,向太医皱眉道:“你这法子我也曾见识过,纵孩子能生下来,产妇亦难免褥热而亡。”

    稳婆一噎,不由瞪向他,常年接触产妇,这情形她岂能不知,可如今这情形,保得一个是一个!若非不想一尸两命坏了她自己接生的口碑,她又何必提此险招呢!

    岳欣然却心中一动:“产褥热?”

    向太医阴阳五行寒热气理一通解释,岳欣然未习医理,但是,从描述上看,确实是产后感染发热。

    岳欣然直接问道:“有个方子可减少褥热,可我亦无十分把握。现下是否要给五夫人用

注意:本章有分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点击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