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斧劈猪大骨(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biqugexx.net请收藏

    斧劈猪大骨

    终于围墙地基打好了,正好家里的干枸杞也凑了一百斤,李满囤便又进了一次城。

    将枸杞卖给药铺,李满囤得了六吊钱。

    想着近来李贵林、李贵银两个侄子的辛苦,李满囤得了钱,便即就先去肉铺,花180文买了三斤五花肉和三斤猪油。因买的多,肉铺老板还额外送了根没肉的腿骨。

    背着肉,李满囤去了杂货铺。他花10文钱给他家红枣买一包桃酥。结果桃酥拿到手,他想起这段时间都没去看他爹,便即又多买了一包。

    买好桃酥,李满囤方买了家用的东西,盐糖之类。

    东西买好,李满囤方去城门外的砖瓦窑定了五间瓦房的砖瓦––有了枸杞的收入,他决定修和老宅正房一样的五间瓦房,交了一吊订金。

    回家后,李满囤将四吊钱交王氏收着,自己则揣着下剩的一吊钱马不停蹄赶去邻村的采石场定了打围墙的石料––上次,石场送石灰过来时,李满囤请教过他这么大的院子,打围墙,得有两船石料,需一吊钱。

    王氏将钱收好,瞧着有两包桃酥,便即就先收到缸里––她不确定是不是送族长和二伯的,又担心红枣看见了跟她闹,只得先藏好。

    至于剩下的肉,猪油骨头好弄,熬油熬汤就好。只这三斤肉要怎么煮才好家常一般只煮的一斤肉。

    但不煮,又担心放坏了。

    直到看到筐里还有的两包盐,和一包糖。王氏想起家里年下做腊肉,拿盐腌制后,能放一年,便即就拿刀把肉分成三块——两块拿盐腌了,一块则准备和骨头一块儿炖了。

    家里两口锅,王氏准备一口锅炖肉,一口锅则先熬油,然后油盛起来后煮饭。

    把肉洗净切成块,下到锅里,王氏正准备把骨头放进去,却被旁边的红枣阻止了。

    “娘,”红枣不满意:“这骨头你不切吗?”

    “就这么一根,我们家三个人怎么分”

    “这骨头硬,刀切不开。”王氏教红枣:“会崩了刀口。”

    “咱家不是有斧头吗?”红枣觉得她娘不会变通:“斧头,山都能开。”

    “剁骨头肯定能剁动。”

    红枣前世的某一年,满城刮起了一阵吃大骨头风,红枣紧跟潮流,狠吃了不少的猪骨头。

    红枣还真没见过她娘这种一整根腿骨剁也不剁直接下锅的呢。

    虽然,我不知道怎么煮骨头汤,红枣内心里吐糟王氏,但我起码知道骨头得剁开了再煮,我娘的厨风真不是一般的粗犷。

    斧头剁骨头王氏也在内心纠结:这听起来虽然可行,但可没见过有人这么做——她家,不管是她婆婆于氏,还是两个妯娌郭氏和钱氏,煮骨头汤,也都是整根煮的。

    不过,煮汤的骨头从来没上过桌,去向,不说也知道。

    不过,看到只一根腿骨,王氏想这剁便剁了吧,这一分为二,给他父女俩一人半根,正好。

    李满囤到家时已过了饭点,他家里的和孩子还等着他开饭。李满囤颇觉开心,有一家之主的自得和宽慰。

    王氏见她丈夫回来,赶紧端上了炖得透烂的骨肉汤。

    红枣觉得这肉汤有股血腥味,怀疑是没放葱姜蒜的原因。李满囤倒是不嫌,他呼呼地将碗里的汤泡饭给吃了干净。

    午休后,红枣见她爹在西北角的围墙前面挖坑,颇觉奇怪,跑去问她爹:“爹,你挖什么?”

    “不是说房子盖在中间吗?”

    “我这儿盖间柴房。”李满囤对女儿一向有问必答。

    红枣看看她挖的地方和围墙地基间一米的距离,奇怪地问:“爹,这柴房怎么这么小”

    李满囤闻言笑了:“这挖的是柴房的后墙,不是前

注意:本章有分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点击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