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不公分家(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biqugexx.net请收藏

    不公分家

    商议既定,已是黄昏。李高地谢过族长的留饭,掖着烟锅,溜达回家。结果一进门,就听到于氏的叫骂。

    “这丧门星都死哪儿去了。”

    “这都几点了,猪都还没喂!”

    闻言,李高地心里咯噔一下。午后和满囤说分家时,满囤虽当场未曾顶撞,但那神色,却是极其不好––李高地瞧着不祥,当即就让满囤回家来歇歇。

    现王氏不在,这满囤可在

    思索至此,李高地立高声叫道:“满囤,满囤啊!”

    \"爹,\"李满仓闻声迎了过来:\"哥,不在家。\"

    “还没回来。”

    “没回来”李高地一阵头晕,扶住门框才勉强站住。

    待缓过神,李高地慌不迭的挥开李满仓搀扶自己的手,急声道:“满仓,快,叫上满园。”

    “去找你大哥。快!”

    李满仓早由于氏告知分家之事,立刻便知道事态紧急––大哥若赶这时出了事,他娘经营了三十年的好名声可就完了,贵雨也会说不上媳妇,他这一大家子人,都得给人戳脊梁骨。

    赶紧地叫上李满园,兄弟俩火烧屁股的出了门,分头去寻李满囤。

    由此可见,李满仓,李满园也不是不知道道理人伦,只是财帛动人心,良知没处搁罢了。

    “出啥事了”于氏不名就里,出门来扶住了李高地。

    “进去说。”李高地摆摆手,示意先进屋。

    进了屋,于氏小心问李高地:“满囤咋了”

    “你今儿和他说了。”

    “说了,”李高地对着烟锅叹气:“我下晌就让他家来了。”

    这下于氏也默了。半晌,方战战兢兢地问:“这孩子,能去哪儿?”

    李高地不语,只吧嗒吧嗒抽烟。

    瞅见家里的人仰马翻,钱氏眼珠一转,立拉女儿去了厨房,择菜,准备晚饭。

    如果分家把大房给分出去,钱氏暗想,这家里的猪,可就没人喂了。现自己怀孕,干不得重活。只要自己守好厨房的活计,婆婆就会将喂猪的差事派给二嫂。

    这次分家,收益最大的可就是二房,二嫂多做点,也是该的。

    郭氏见到钱氏的动作,心中气闷,却无可奈何。猪不喂不行,若因为喂猪闹起来,公公想起大房的好,这家可就分不成了。婆婆好容易才说动公公分家,自己可不能扯后腿,耽误了儿子。

    想念至此,郭氏压下了心中不快,转向菜园,开始拾掇老菜叶,准备喂猪。

    李满仓在林地看到坐在地上的李满囤一家的时候,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缓一口气,李满仓尽力做无事状走了过去:“哥,爹让我来叫你。”

    下午哭了一场,现李满囤的心已趋于平复。这事,若是搁一年前,没准,李满囤就如李高地的担心的那样,走了绝路。但经过去岁秋冬五吊钱的历练,现在的李满囤虽觉得痛苦,觉得难过,觉得他爹对他不公,但唯独没觉得绝望––他有种姜挖百合挣钱的门路,怎么都能活。

    瞧见李满仓寻过来,李满囤想难得,他爹居然还会挂心他。他兄弟,李满囤看着李满仓下巴上的汗珠,又忍不住想:明明他也参与了算计,但却还要来寻自己。这或者就是常说的“打断骨头连着筋”吧。

    虽不是同一个娘,但满仓小时侯,他也没少抱他,而每次也会开心地叫他哥哥。

    是什么时候,他们开始生分了呢是在于氏先给满仓定亲的时候,还是二弟妹怀了孩子的时候

    想着,想着,李满囤忽又觉得眼睛开始发酸。

    无言地,李满囤站了起来,顺手还拉了王

注意:本章有分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点击催更